天山網訊(通訊員魏新江 王嫣報道)6月25日,在六師一○一團進行的今年上半年職工群眾安全感和滿意度調查中,職工群眾對團司法所的滿意率達96.78%。高滿意率的背後,是該團司法所工作人員與職工群眾之間的一串串故事。
  故事一:
  今年6 月18 日上午,一○一團六連78歲的陳蓮芝(化名)步履蹣跚地來到一○一團司法所,送來一面錦旗和一封感謝信,感謝團司法所給她提供的快捷、高效的法律服務,平息了她家多年未解決的糾紛,解決了她的贍養問題。
  2013 年11 月2 日,陳蓮芝在小女兒的攙扶下來到司法所申請法律援助。陳蓮芝患有糖尿病、高血壓、冠心病等多種疾病,早年與丈夫離婚後一直沒有再婚,育有5個子女,因與大女兒有房屋產權糾紛,導致子女對其的贍養問題無法解決。
  經瞭解,1996 年,陳蓮芝購買了五家渠市某小區一處63 平方米的住房。不久,五家渠市房產部門為該小區業主辦理房產證,需要收繳一定費用。當時,陳蓮芝不在五家渠市,就請大女兒墊交了7200 元手續費。幾天后,陳蓮芝回到五家渠還錢給大女兒,但大女兒說不急,她正準備離婚,以後再還她。
  從1997 年開始,陳蓮芝到上海二女兒家生活,直到2011 年才回到五家渠。從1996 年開始,陳蓮芝的大女兒就把母親的房子租出去了,但租金沒有給母親,還四處說房子是她的。如今,陳蓮芝回到五家渠已經3 年了,大女兒仍然把房子租出去收房租。隨著年齡的增長,陳蓮芝生病住院的次數越來越多,也越來越需要子女的照料。陳蓮芝曾多次找親友調解糾紛未果,無奈之下,只好請求法律援助。
  鑒於當事人之間特殊的親情關係,司法所工作人員決定先找陳蓮芝的大女兒做思想工作。一開始,陳蓮芝大女兒的情緒相當激動,說房子是她的,問題解決不好,就殺她媽和4 個弟弟妹妹。工作人員一邊安撫她的情緒,一邊耐心細緻地做她的工作,講解法律法規的有關規定,教育她要孝敬母親,更不要有過激行為。
  連續進行兩三天的調解後,工作人員最終把陳蓮芝大女兒的工作做通了,然後又逐一做通了陳蓮芝其他4 個子女的工作,母子6 人終於心平氣和地坐下來,就陳蓮芝的房屋歸屬問題、贍養問題進行溝通,達成了協議:大女兒於2014 年7月1 日以前把母親的房屋收回來交給母親居住,並由大女兒承擔照顧母親的日常贍養任務,母親去世後該房屋由大女兒一人繼承,其他4 個子女放棄對該房屋的繼承權。
  一○一團司法所工作人員在儘力調解糾紛的基礎上,還充分發揮人民調解員的作用。目前,全團共有1000 多名人民調解員活躍在基層連隊、社區,僅今年上半年,他們就化解矛盾糾紛1 萬多起。據一○一團司法所有關負責人介紹,在民間糾紛等傳統調解範圍的基礎上,人民調解正向行業性、專業性方向發展。
  故事二:
  今年5 月28 日,一○一團司法所成功化解了一起動物傷人損害賠償糾紛,避免了雙方當事人矛盾進一步激化的惡果。
  5 月27 日13 時左右,劉某和老伴進家門時,看見對門鄰居朱某家的狗捆綁在樓道里,有些不滿,便敲朱某家的門。朱某開門後,與劉某爭辯道:“我家的狗乾凈、可愛,並沒影響你的生活。”
  正在雙方進行激勵爭辯時,狗掙脫繩索,將劉某的小腿部咬傷。劉某及時趕到一○一團疾控中心醫治,打了一針狂犬疫苗,醫生告知劉某還要打4 次狂犬疫苗,還要定期複查。
  隨後,朱某來到司法所說:“ 劉某被我家狗咬傷,我理因賠付她醫葯費,但是她訛詐我的錢,打狂犬疫苗5 針共需249.5 元錢,可劉某說打一針就要249.5元錢。”
  司法所工作人員立即與團疾控中心取得聯繫,發現是打5 針疫苗共249.5 元錢。
  原來劉某年齡大了,視力不太好,沒看清票據的內容。
  司法所工作人員在隨後的調解過程中,把動物致人損害賠償的有關法律規定向雙方作進一步解釋說明,同時對雙方吵鬧的行為進行了批評。經過3 個小時的耐心調解,雙方握手言和,最終由朱某賠償劉某醫葯費249.5 元,並當場履行完畢。
  故事三:
  今年5 月,家住一○一團某社區的外來務工人員陳建剛的親屬來到該社區法律援助受理點尋求幫助。
  2013 年10 月21 日,陳建剛在五家渠市某餐廳上班時受傷,被醫院診斷為右側腰部軟組織擦傷,右足跟部撕裂傷。該餐廳老闆在得知陳建剛是軟組織擦傷後,一直不願支付陳建剛住院的醫療費。陳建剛感到很無奈,只好自己先行墊付醫療費。
  瞭解案情後,該社區法律援助受理點工作人員立即與餐廳老闆打電話,講明餐廳應當承擔的法律責任。在工作人員的講解下,餐廳老闆認識到了自己應當承擔的責任,並同意支付一定費用給陳建剛。隨後,工作人員召集餐廳老闆和陳建剛進行調解。雙方在自願、平等的基礎上達成調解協議:該餐廳一次性賠償陳建剛停工留薪待遇、護理費、交通費、住院伙食補助費、後續治療費等各種費用共計9600 元,並當場支付。為此,一起工傷糾紛在工作人員的不懈努力下得以圓滿化解,有力地維護了外來務工人員的合法權益。
  據瞭解,一○一團目前法律援助服務圈已經初步形成,職工群眾在連隊一個小時、社區半個小時都能夠找到法律援助受理點。法律援助的門檻不斷降低,全團35%的人群被納入法律援助範圍。  (原標題:高滿意率背後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租屋傢俱

cl04clxcg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